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 分类:新闻
  • 发布时间:2021-07-30 11:24
  • 访问量: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 分类:新闻
  • 发布时间:2021-07-30 11:24
  • 访问量:
详情

一个世界不团结的故事

 

碳达峰其实不是个新词,碳中和也不是什么新概念,至于碳交易更是早在1997年就写进了《京都议定书》。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缓解全球变暖,实际上是一个持续了三十年的国际议题。从最初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著名的《京都议定书》,再到美国表演反复横跳的《巴黎协定》,关于减排的国际协议不少,但有实际意义的却不多。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丨东北证券[3]

以1997年首开先河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为例,虽然是全球唯一自上而下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温室气体减排条约,但执行起来难同登天。首先美国作为协议推出时的主要碳排放国家,从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加入过协议(克林顿政府签了字,但没有将议定书提交国会审议,小布什政府直接拒签);到了2011年,加拿大又表示当初加入就是个错误,排放量最大的主体都不执行,这协议又有何用,于是率先退出协议。至此,《议定书》就已有瓦解之势。

 

2012年确立,2013年生效的第二承诺期情况更糟糕,数个缔约国直接拒绝了承担减排义务,《议定书》遭遇了实际意义上的失败。

 

至于被给予厚望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吵成一团,最后连协议草案都未获通过

 

缔约国多达191个,连美国都重新加入,看起来希望很大的《巴黎协定》同样面临巨大困难。该协定的长期目标是将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革命前的2摄氏度以内,并尽可能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这一指标对应的减排幅度为45%。然而,根据缔约国递交的减排计划,即使所有目标均能实现,在2030年全球的碳排放较2010年也只能下降1%。

 

世界并不是平的。不同地区、不同国家开始工业化的时间不同,发展现状各异。发达国家无论是经济基础,技术积累还是经济结构,都有着巨大优势。它们早已度过“先发展后治理”的阶段,很多欧洲国家甚至已经进行了持续几十年的产业外迁,在上个世纪已实现碳达峰。这也是为何在气候问题上,西欧国家态度总是更为积极——毕竟早几十年前就不搞重工业,当然碳排放少。

 

但发展中国家可没那么潇洒。它们既不能放弃工业化,也不可能像发达国家一样通过发展三产实现经济增长,更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进行碳捕捉或低碳生产、规模利用可再生资源。若强行控制碳排放,代价很可能是牺牲国民经济。

 

何况从微笑曲线看,发达国家占据了具有高附加值的两端,将高排放、高污染的中间环节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为发达国家承担了生产过程的碳排放,满足了发达国家的需求,却又被要求承担减排义务,甚至承担“碳关税”,这对发展中国家非常不公平,可能形成新的贸易保护主义。

 

为了弥合这种差距,全球合作的基本原则,是“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要求发达国家采取具体措施限制自身温室气体的排放,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与技术,帮助他们履行公约,发展中国家则不承担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控排义务。

 

然而这一基本原则并没有得到有效执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发达国家至今也没有给予发展中国家足够的帮助,而在没有外部支持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更不会主动牺牲国民经济来配合减排。

这最终进一步加深了全球在气候问题上的撕裂状况。

 

另一方面,甚至在责任分配上也没能建立共识。究竟是碳排放总量高的国家减排义务大,还是人均高的承担主要责任?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当然不能接受以总量分责任。正如丁仲礼院士所说:“排放权就是发展权,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更是基本人权。”[4]更何况中国的碳排放有不少来自于生产端,却由发达国家消费。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丨丁仲礼:中国碳中和框架路线图研究[4]

 

但发达国家对此并不认同,认为不能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概念划分责任——即使发达国家内部在这一问题上也是非常分裂的,例如二产更为发达的美国就不认同欧盟成员国(包括英国)的减排计划。

 

只能说想要世界大团结,共同面对气候问题,太难了。

 

用30年,走完一个世纪的路

 

尽管分歧很多,争吵很多,但中国在气候问题上,一直以来扮演着比较积极的国际角色,且取得的成绩也十分出色:

 

  • 我国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首次向国际社会确立并公布碳减排目标;

  • 2017年年底,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比2005年下降了45%,提前三年完成2020年碳排放下降的目标;

  • 2019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3%,提前一年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

 

可以看到,自2009年,中国提出第一个碳减排目标开始,均超额提前完成碳减排目标,且减排脚步至今也未有放慢。

 

剑桥计量经济学会( Cambridge Econometrics)的Hector Pollitt更是指出,即使其他国家不做进一步承诺,仅凭中国的减排计划,全球变暖在2100年前也能够比预期升温低0.25度。[5]

但中国的碳中和之路仍面临着很多困难。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丨东北证券[2]

 

首先,时间非常紧迫。目前我国的经济体量大,且仍处于工业化发展阶段,能源消耗量和碳排放量均处于双增长。但从达峰到中和,只有30年的过渡期。相比较之下,欧洲主要发达国家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实现了碳达峰,美国则是本世纪初,过渡期长达50~70年。

 

其次,如何平衡减排和经济发展也是一大难题。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作为核心生产资料的能源需求也持续上升,至今仍保持着3%以上的增速。经济发展与温室气体减排并不是一道选择题,中国也不可能接受以牺牲国民经济为代价完成碳中和。如何平衡发展与减排的双重需求,仍是3060目标所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之一。

 

第三,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中,化石能源占比仍然非常高,属于高碳化能源结构,转型相对困难。2019年我国能源消费为48.7亿吨标准煤,同比增长3.3%,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57.6%,远超于27%的世界平均水平;石油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19.7%,清洁能源占比仅有15%,占比较低。受能源结构影响,能源消费在我国碳排放来源中的占比高达76.8%。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数据来源:东北证券[2]

 

最后,我国高耗能产业在GDP中的占比仍然非常高,产业结构同样需要调整。第二产业一直是中国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增加值在GDP中占比仍有40%左右。这种产业结构结合化石燃料的广泛使用,共同造成了我国碳排放结构高度集中的特征。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碳排放的治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对于一国政府,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促使产业进行革新,让企业积极参与到碳中和进程中?

 

从全球范围看,当前主流的碳排放管理一般分为两大类:行政命令与经济刺激。其中经济刺激由于更加“市场化”且灵活性出众,能够根据社会经济的发展持续做出改进,是最被看好的治理模式,也是我国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说到经济刺激手段,就得提到“碳定价机制”。所谓碳定价,就是本着“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要求温室气体排放者,为其排放一定量的温室气体的权利支付相应费用的过程。

 

目前的碳定价机制主要有两种,分别为“碳税”“碳排放权交易”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丨华宝证券[7]

 

碳税的问题在于,它是惩罚性的,难以对企业形成有效的正面激励——而且碳税说到底是一种成本,只要是成本,就有经济账可以算。只要企业超额排放带来的收入大于缴纳的税费,就可以持续的超额排放。这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根本目标显然背道而驰。

 

顾名思义,碳交易本质就是碳排放权的交易,政府设置一定时期的碳排放控制总量,再给排放者发放或拍卖排放权额度,并赋予排放权额度的买卖自由,是最为市场化的节能减排工具。

 

通过将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商品进行交易的市场机制,即鼓励减排成本低的企业超额减排,将富余的碳排放配额或减排信用通过交易的方式出售给减排成本高、无法达到碳排放要求的企业,帮助后者达到减排要求,同时降低社会碳排放总成本。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可能不那么为人所知的是,即使没有“3060”两个阶段性目标,我国也早已有多个试运行的碳交易所,2021年也恰好是我国开始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制度”的第十个年头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丨平安证券[9]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新建的全国碳市场,将以电力系统为突破口,预计在“十四五”期间逐渐纳入其它数个高耗能企业。排放权,全国碳交易市场在初级将以免费分配的形式,依据“基准法”进行分配。

 

根据生态环境部给出信息,钢铁行业“十四五”期间将尽早纳入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水泥、化工、电解铝、造纸等行业前期已完成较多的准备工作的行业,同样考虑在“十四五”期间纳入交易市场。

 

对政府,碳交易是一种高效且经济的排放管理手段。对企业本身来说,碳交易也是促进企业主动升级生产技术的推动力。

 

碳中和背后的技术升级

 

从技术的角度讲,想要实现碳中和的路径其实很直白,无非四个字:减排,吸收。

 

减排不难理解,就是从生产阶段降低被排放进大气的二氧化碳总量,核心要素是能源转型。

 

如前文所述,目前我国高排放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由于能源结构过于依赖化石燃料。这就决定了,想要实现碳中和,我国就必须大幅调整能源结构,以风光水核,甚至是生物质能为主的可再生能源,替代传统能源。其本质,是一次属于能源产业的,不可避免的全面升级。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图源见上[13]

 

碳吸收则比较复杂,包括植树造林、土壤固碳、生物能源与碳捕获和封存(BECCS)以及直接空气碳捕获(DAC)等一系列多样化的技术手段。

 

这一路线看起来很美,但也远比减排要困难得多。首先是目前的碳捕捉与碳封存技术并不成熟,能投入使用的也存在较大成本问题。植树尽管执行很简单,但见效周期长且会加剧土地资源的紧张。同时植树对环境的影响也比较复杂,绝非简单的“越多越好”。

 

碳中和一生的故事

 

“碳中和”的大潮已经来临,其必将对中国的长期发展有着深远影响。挑战也有,困难也多,但这同样也是实现可持续发展,实现再一次产业升级的巨大机会。如何转型低碳发展路线是产业要回答的问题,如何寻找下一个风口是投资者要回答的问题。

 

但归根结底,碳中和的本质是气候问题,而气候问题关乎的,终究是全人类的命运。这场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减排之路,才刚刚开始。

 

References:

 

[1] 财联社: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开市:碳配额开盘价为48元/吨.第一财经.2021.07.16

[2]国泰君安:新挑战新机遇,化工低碳转型.2021.06.08

[3] 东北证券:“碳中和”影响深远,建筑建材行业望飞龙乘云.2021.04.11

[4] 丁仲礼:中国碳中和框架路线图研究.科学大院.2021.07.07

[5] Hector Pollitt:分析: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可使中国“更富足”.CarbonBrief.2020.09.29

[6] 国泰君安:系统性变革下的零碳之路.2021.06.16

[7] 华宝证券:全国碳交易市场将至,从海内外经验看未来发展趋势.2021.05.07

[8] 郑青亭:比尔·盖茨豪掷20亿美元投资清洁能源!每年花700万美元抵消个人碳足迹.21世纪经济报道.2021.03.03

[9] 平安证券:碳市场和碳交易——市场化推动绿色产业的重要手段.2021.05.23

[10] 东方证券:走向碳中和系列:从地方试点经验看未来碳交易市场特征.2021.04.08

[11] 华西证券:全球碳交易市场的前世今生,中国可汲取的教训与面临的挑战.2021.03.19

[12] 段思瑶、李硕:新能源积分涨价10倍,“特斯拉们”如何兑现巨额红利?.每日经济新闻.2021.05.18

[13] 中信证券:全国碳市场扬帆起航,绿色化转型箭在弦上.2021.03.24

文章来源:果壳

底部logo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国贸大厦

客服热线:0533-3190500

                 400-016-1911

客服邮箱:dhtjituan@126.com